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疫情重置商业和消费逻辑

疫情重置商业和消费逻辑

时间:2022-05-11 05:43 来源:未知   点击:

  如果说疫情是一场关于生命的战争,有的人感染,有的人失去生命。一个城市如果感染疫情,就会公共场所关门、公共交通关停、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小区封闭,整个城市就处于停滞状态。因为这是一场关于人类生存与死亡的战争,与国外消极躺平和全民免疫不同,把人民放在第一位,我们采取动态清零措施,主动防控、积极治疗,取得更好控制成果。

  对于商业而言,疫情更像是一个毁灭性的核武器,它可以让社会停滞向前,全方面进入病毒斗争全民戒备与战斗状态。车流如织的繁华马路变得空空荡荡,人声鼎沸的热闹商场变得冷冷清清,品牌商家因为没有销售失去现金流失血而死,商场因为没有客流导致商家离场空场而亡。

  因为疫情防控需要,隔离和封闭成为主要手段。多数人只能居家或酒店,外出机会基本很少。那么外出频次极大减少情况下,很多消费就无法实现,新疆博湖县首个物联网日光温室大棚投入使用基本以家庭型刚需消费为主,如何制定SEO网站优化方案「搜众网SEO」,消费收缩明显。

  目前中国处在经济转型升级时期,叠加房地产调控、中美经济摩擦,以及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目前经济增长较为乏力,企业生存压力增大,社会就业压力增大、失业率增高,大家对未来收入预期也在降低。

  收入预期降低,在疫情之下,宏观经济形势不明朗和微观企业生存压力增大情况下,大家肯定会压缩开支、降低消费。

  因为疫情管控等因素,多数人不得不封锁在小区、集中居家隔离,只有做核酸检测才会下楼。偶尔可以去趟超市采购点生活必需品,外出机会较少。因此大量时间是居家,在有限空间和较长的时间内,居民多数会选择通过线上方式来实现消费和娱乐。据相关数据统计,2021年我国人均日使用手机市场为3.3小时,在疫情期间的使用时长更长,有的甚至达到8个小时。

  疫情期间最好的隔离方式,就是待在家里不出门,玩手机自然成为全国人民排遣时光、打发无聊的主要手段。

  在线办公、网络会议、在线网课等,也是很多人不得不依赖远程办公和学习的网络工具。并且国内网络条件较好,线上APP也比较丰富,大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实现自我娱乐和线

  新冠疫情从2019年至今已经持续三年,从新冠病毒到去年德尔塔到今年的奥密克戎,病毒在不断升级和变异。今年2月19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有长期存在的可能性。

  三年新冠抗疫实践,告诉大家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就是,新冠病毒不可能被消灭,将与人类长期共生共存,很有可能取代流感成为未来几十年病毒的主力军。

  尤其最近三年,连续的疫情攻击之下,让大家开始接受与病毒共存成为常态。在新冠的不确定性情况下,商业的逻辑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疫情之下,品牌经营举步维艰。隔离政策之下,客流和销售锐减,企业亏损严重。更严重的是直接闭店,停止经营,大量运营成本无法分摊,人员工资和租金还得上缴。

  守住现金流,让企业活下去。是多数品牌老板的想法。在市场毛利和销售同步下降情况下,2个月疫情,至少相对于半年生意才能平衡;如果超过3个月,可能这一年就白干了。

  依赖线下门店,可能受到疫情封店等影响,导致实体店无法经营而产生巨大亏损或投资失败,所以实体店开始线下和线上两条腿走路,做好线下门店同时积极发展线上业务,增加抵御风险的能力。

  品牌开店逻辑,因为疫情也开始发生变化,海底捞在疫情期间逆势开店也付出关店代价。之前品牌开店逻辑,就是考虑人口、消费、竞争等基本要素形成的投资模型,投资额、投资回收期达到决策预期就可以开店。现在还要考虑疫情因素和现金流状况等等。受到今年疫情影响,很多餐饮企业经营现金流受到影响,暂停上半年的开店计划,是否启动开店需要等疫情结束后依据市场再做判定。

  另一方面,与之前不同的是,开店决策方面,之前有些认为有80%把握项目就可以开店,现在更趋向保守,超过5%风险的项目可能就会放弃开店。

  在商业竞争比较激烈情况下,行业的投资回报也在下降,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由重转轻,开始走轻资产发展模式。购物中心发展自从万达提出轻资产发展战略,印力、龙湖、爱琴海、新城吾悦、宝龙等纷纷跟进。

  品牌开店,也开始由重转轻,从自营投资开店到轻资产发展。轻资产开店形式比较多,也比较灵活,有发展合伙人投资开店,有发展加盟商开店,也有发展联营商开店等等。大概有这么几个考虑,第一是减少投资、降低投资风险;第二是整合最有利的渠道资源,实现品牌与渠道双赢;第三是快速发展,最快占领市场。

  从商场经营角度来说,后疫情时代,消费萎缩和市场预期减弱,投资和开店需求下降,那么对商场招商和经营就会产生较大的压力。

  体验和娱乐业态闭店成为首当其冲,餐饮业态紧随其后。客流急遽下滑,在疫情强管控之下甚至要求闭店。品牌租金收缴困难,甚至缓交、欠缴。品牌和商家大量倒闭,商场产生大量空铺,而且招商短时间无法完成。

  连续三年疫情使得商场经营压力增大,尤其是中后部的企业和项目较为困难,表现为空铺增多、再招商难度大、租金下降、客流和销售持续下滑等方面;

  另一方面,商业进入高度整合期。行业处在一个动荡调整期,位置不好、经营不佳、运营能力不佳的项目和企业,处于市场不利状态,有可能逐步退出市场。包括一部分高度依赖房地产现金流的商业企业,因为房地产市场下调,因为资金困难也有可能逐步退出市场。

  再者,市场话语权重心转移。已经由甲方过渡到品牌方和消费者,消费者和品牌方能够对商业提出更多相关诉求。

  最后一点,商业作品也存在两级分化,向上部分做城市标杆作品和个性化作品,如瑞虹天地太阳宫、香港置地的重庆光环购物公园、这有山等,向下部分做下线城市覆盖和规模延伸,如轻资产合作的一般商业项目,如四五线城市万达广场、龙湖天街等。

  作为生活中心的商业,在竞争对手、消费者、品牌方甚至政策之外,有个更高维度的最大的天敌就是疫情。既然疫情成为新常态,作为商业人就得去接受和面对,并且深刻理解因此而产生的商业逻辑变化,从变化中寻找新的机会点,适者生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